痛吗?不痛我就继续了...

沙龍娱乐在线开户

[原文来自:sylzxkh.585sunbet.com]

第一章 孩子?你配吗? [好文分享:sylzxkh.585sunbet.com]

你知道什么是绝望吗?那种把心撕成了一片一片,踩在地下任人践踏的感觉,生不如死。

三年零四个月又八天,一千二百二十三个日日夜夜,顾婉霜就是过着这种生活,每天都像被钝刀子割肉一样在她心上划,一刀又一刀。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也不知道陆云琛,什么时候才肯放过她。

顾婉霜沉默的看着手中两道杠的验孕棒,心里莫名的想笑,却笑不出。想哭,泪也流干了。她摸了摸平坦的小腹,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这是第几个了?应该是三个了吧。

毫无疑问,这个孩子还是会被陆云琛亲自打掉的,即便这个孩子是他的亲生骨肉。

顾婉霜沉默的将验孕棒丢进马桶冲走,即便知道最后结局,她也想能够晚一些,再晚一些……

陆云琛回到家时,看到窝在沙发上像猫儿一样乖巧睡去的顾婉霜,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晦暗不明的神情。但随即,又被滔天的恨意取代了。

“起来。”他一把揪住顾婉霜乌黑的长发,狠狠的往后拽,使其露出痛苦的小脸。

每次看到顾婉霜痛苦又隐忍的神色,他就有种说不出的快感。

“趴下!”他冰冷冷的命令。

顾婉霜眼里没有一丝波澜,只有麻木。熟稔的将陆云琛的裤子解开,趴好。

陆云琛一把扣住她纤细的腰肢,狠狠从后面贯穿了她。粗暴狂野的占有着她,没有一丝温情。

“唔……”顾婉霜痛苦的趴在地上,默默承受着男人残忍的发泄,全身向散了架一样。

空气中弥漫着糜烂的气息,让顾婉霜痛苦的闭上双眼,死死咬住嘴唇。。

不知多久,陆云琛终于从她身体里退了出来。顾婉霜一下瘫倒在地,赤裸的身体上青紫斑斓。

“顾婉霜,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陆云琛嘴角挂起一丝残忍的笑容,眼睛里没有半分温度。“像一条下贱的发春母狗。”

顾婉霜闭上双眼,充耳不闻。这种话在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她听了无数次,早就麻木了。

她何尝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下贱?像个母狗一样苟延残喘,任人摆布。

陆云琛看着她的模样,如鹰隼般的眸子里满是阴狠。一脚朝她身上踢去,“起来!”

顾婉霜顾不上身上的疼痛,双手下意识的护住小腹,平静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慌张。

刚捂住才反应过来,糟糕!

果然,陆云琛眯起了眸子,凌厉的扫向她,声音如万年寒冰。

“你怀孕了。”

“没有!”顾婉霜矢口否认,身体微颤,语音里却有着止不住的恐慌。

她说完这句话,心里却一片死灰。她知道,以陆云琛的聪明,一定不会相信。这个孩子,注定还是保不住了。

顾婉霜脸上滑过一丝苦楚,闭上了双眼。

耳边果然传来冰冷刺耳的话语。

“打掉。”

第二章 你毁了我的全世界,我要毁了你

短短两个字比尖锐的利剑还锋利百倍,一点一点,刺穿她的心,血流成河。

即便早就知道这个结果,顾婉霜还是止不住的痛。

她脸色煞白,静静的看着陆云琛,漆黑的眸子里空洞无神。

陆云琛注意到她的异样,忍不住冷笑一下,眼里满是讥讽。

“你以为,你这种下贱的人配怀上我的种?”

顾婉霜身子微颤,心里凄凉无比,声音止不住的沙哑。

“可这个,是你的骨肉。”

陆云琛眯起眼眸,面无表情。“投在你的肚子里,是他的不幸。”

顾婉霜死死咬住嘴唇,口腔里弥漫着血腥味,双眸死死的盯着这个男人,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问他:“陆云琛,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呵……”陆云琛嗤笑一声,仿佛听到了天下最可笑的话语。眼里满是阴狠,“你在做梦?”

他突然一把揪住顾婉霜的头发,迫使其净白的小脸往上抬,脸上满是寒霜的一字一句道:“顾婉霜,你有什么资格问我?我爱谁,你不清楚吗?我爱的人早就被你逼走了!我恨你,恨不得吃你肉喝你的血!我想知道你的心到底是怎么做的,连闺蜜的男人都抢,你这么下贱怎么不去卖?你这种女人,我怎么可能爱你?我恨不得你死!”

“那你杀了我呀!”顾婉霜眼里满是疯狂,凄凉的大喊:“你想要我的命,我给你!”

“我怎么能这么便宜你!”陆云琛狠狠将她甩到地上,声音冰冷残忍。“我要你一辈子,都生不如死。”

顾婉霜倒在地上,满身的疼痛比不上内心的凄凉。

“陆云琛……我没有,我没有逼她……我没有……”她死命摇头,想要辩解,陆云琛却一个字都不肯信。

“如果不是你给我下药,还让月儿看到,月儿怎么会走?”他恶狠狠的盯着眼前这个女人,眼里满是猩红。

“我没有!”顾婉霜爬起来,倔强的解释,陆云琛却摔门离开,留下她赤身裸体的倒在地上大哭。

“我没有……我没有……”顾婉霜喃喃念着这句话,扑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

这三年,她无时无刻不在后悔。为什么要爱上不该爱的人。

认识十二年,结婚三年。她以为有这些时间,陆云琛就算不爱自己,也能多多少少相信自己点。

可是她错了,陆云琛的心,根本就是石头做的。

她每次解释,陆云琛都会冷冷的丢来一句:不是你下药,为何你在我的床上?

她也没法解释,为什么三年前一觉醒来,就在陆云琛的床上躺着。为何这一幕刚好被顾如月看到。

她至今都记得,当时陆云琛宛恶魔一般气的猩红的双眼,一把掐住自己的窒息感,让她至今不寒而栗。

顾如月就这么的消失了,留下一封信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任凭陆云琛找遍了全世界都没有任何的音讯。

她只记得,在不眠不休找了三个月后,陆云琛将她从家里拖了出来,如同死狗一样丢在地上,漆黑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温度的看着她:“顾婉霜,你不是想和我结婚吗?”

她害怕的摇头拒绝,那时的陆云琛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宛如从地狱里爬上的恶鬼,随时吞噬她的血肉。

陆云琛残忍的笑笑,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低声在她耳边说:“你毁了我的全世界,我要毁了你。”

从那以后,她噩梦一样的生活就开始了。

第三章 你的肾拿出来吧,还有用

顾婉霜大口大口的呼吸,紧握着胸口,这里似乎麻木了,又似乎还活着。每当她哭的时候,才感觉自己还活着。

她赤身裸体的躺在地上,感受着地板传来的丝丝寒意,将身子蜷成了一团,死死的抱住腹部。

似乎只有这样,她才能稍微感受到一丝孩子的迹象。

哪怕这个孩子,在她肚子里根本待不长……

对不起,宝宝,是妈妈不好,没有能力保住你……

第二天一早,陆云琛就派人把她架到了医院,顾婉霜神情麻木的躺在手术台上,没有任何挣扎。

感受到冰凉的机器一点一点的进入到体内,她缓缓闭上了双眼,仿佛流产的不是她,而是别人一样。

有些时候,心哀莫过于心死。

手术结束的很快,顾婉霜捂着肚子,浑身酸疼得朝外走去。

“踏,踏,踏。”一阵有节奏的皮鞋响声。

顾婉霜诧异的抬起头,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朝自己走来的陆云琛,心中莫名的闪过一丝悸动。

可就在下一秒,陆云琛说的话却让她如坠地狱,浑身冰冷发寒。

“你的肾,拿出来。”

陆云琛修长如玉的手指滑过顾婉霜乌黑顺直的长发,声音清冷,仿佛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却让顾婉霜头皮发麻,浑身僵硬的动弹不得。

“你……说什么……”顾婉霜脸色变的煞白,久久无法回神。

她强挤出一丝笑容,眼里满是哀求。“云琛,你是不是说错了?”

陆云琛双眸锐利的看着她,如雕刻般的五官突然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

“你没听错。”他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的从她头顶滑过,落在她后腰部位,冷漠至极的说:“你的肾还算有些用处,不要浪费了,挖出来吧。”

“不……”顾婉霜惶恐的摇头,一把推开陆云琛,慌张的往后退。

苍白的小脸露出绝望致死的哀伤,她爱了陆云琛爱了十二年啊!

可他却残忍的让自己流了三次产,现在还要生生的挖了她的肾!

“月儿回来了。”陆云琛丝毫不为所动,冷到极点的声音淡淡的传来。“她这些年吃透了苦头,肾功能衰竭,需要换肾。我刚刚查了你的资料,正好符合。”

顾如月回来了?!

顾婉霜被这个消息震得七荤八素,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了陆云琛要她肾的话,忙连连摇头。

“我不,云琛,我不要!”她一把抓住陆云琛的衣袖,秀美的小脸上满是绝望的哀求,声音嘶哑。

“云琛,我求求你,你不要挖我的肾好不好?我给你钱,去找肾源好不好?不要挖我的,不要!”

她无助的哀求,希望让眼前这个男人打消念头。

“钱?”陆云琛眯起漆黑的眼眸,脸上挂满了讽刺,“你以为你还是顾家的大小姐?哪来的钱?”

他一把捏住顾婉霜的下巴,声音冰冷刺耳。“这是你欠月儿的,这不过是个利息!”

说罢,一把将顾婉霜丢到一旁,看都没看,转身离开。

“不!”

顾婉霜狼狈的趴在地上,忍不住嚎啕大哭,撕心裂肺。

她以为自己的泪早就流干了,可现在才发现,那不过是刚刚开始。

第四章 陆云琛,你害死我全家还不够吗

别墅寂寥空旷,黑漆漆的,没有一丝人气。

陆云琛不在,他自从三年前结婚后,只有想折磨她的时候才会回来。

顾婉霜拖着酸疼的身子爬到卧室,浑身上下没一处好地,每走一步,都像在刀尖跳舞一样,痛不欲生。

电话突然响起,是三年没有联系过的哥哥。

顾婉霜忙摁下接听键,里面传来哥哥冷漠又刺耳的声音:“顾婉霜,你害死了爸妈,现在满意了吗?”

什么意思,爸妈死了?

挂上电话,顾婉霜发疯一般的朝外跑去。

她跌跌撞撞的跑向顾家,鞋子跑丢了都不知道。浑身狼狈的出现在顾家门口,双脚被尖锐的石子划破,留下一地血迹。

这身上再疼,又怎及她看到顾家门口灵堂时的痛楚?

一瞬间,顾婉霜胸口如被石击,疼的喘不过气来。

顾婉霜疯狂的闯进灵堂,不顾一切的扑到棺材上,看到里面躺着两个熟悉的身影,她像是失了魂一样,失去所有力气,跌倒在地。

“爸爸……妈妈……”她喃喃低语,双目通红,整个人被哀伤笼罩。

为什么上天总是这样,一点点夺走她所在乎的人,将她拉入绝境的深渊!

如果要惩罚她,那就拿走她的性命啊!

“你现在假惺惺的跑来有什么用?”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她背后响起。

顾婉霜抬起头,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哥哥……”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顾婉霜被打的一个站立不稳,跌倒在地。

“哥……”她身子颤抖着,惨白着笑脸看向眼前这个满脸怒火,恨不得想杀了她的男人。

“别喊我!”顾明咬牙切齿,眼底滔天的恨意,怒声骂道:“你不配做我妹妹!”

他一把将顾婉霜粗鲁的扯了起来,摁着头贴在棺材脸上,失控的大骂:“你现在满意了?爸妈被你害死了!如果不是你三年前惹怒陆云琛,顾家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

“你说什么?是陆云琛……”顾婉霜睁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不可能……他答应过我不动你们的,怎么会……”

“滚!”顾明眼里几乎喷出了火,将她推出灵堂,怒声大骂:“我跟你从此一刀两断,你不配祭奠爸妈,滚!”

“哥,不要!”顾婉霜满脸泪痕,凄凉无助的苦苦哀求,“让我再见爸妈最后一面好不好?我求求你!”她边说边跪了下来,朝灵堂狠狠的磕头。

力道越来越大,血迹从额上滑下,模糊了她的视线。

“滚!”顾明脸上满是冷漠,眼里厌恶到了极点,让人强行将她丢了出去。

“哥……”顾婉霜狼狈的趴在地上,脸上尘土和泪水混在了一起,凄惨至极。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陆云琛不是说只要自己乖乖听话,就会放过顾家吗?为什么爸妈会被害死!

她错了,竟然会相信一个恶魔的话!

顾婉霜凄凉的趴在地上,哭着哭着,发疯一样的笑了起来。

雨唰唰的下着,淋湿了她的身躯。寒气侵入她的体内,顾婉霜终于经受不住,昏倒过去……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自媒体微信号:777y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爱八卦,爱爆料。
小编推荐
  1. NO.1 盘点只有老司机才听过的英雄台词,孙尚香和芈

    上次猫叔收集了一些霸气的英雄台词 受到了老铁们的喜欢 虽然你们没有直说 但是从你们积极的后台留言当中 猫叔 就可以看出来 以后有什么你们想

  2. NO.2 香甜软糯中透着阵阵肉香,可把人馋坏了!

    香甜软糯的板栗既是厚味的小零嘴,同时也是入菜的好搭配。今天分享一道应季的厚味佳肴,把板栗、南瓜等食材和排骨一路烧制,给浓烈的肉香增

  3. NO.3 啪啪时女票超能夹紧是什么感觉?

    从前有个人,人称3X哥。X哥爱污漫,一画不吃饭,天天开火车,呜呜呜呜呜,呆萌爱搞笑,逗比又好色。既爱啪啪啪,也爱么么哒,键盘遥控器,榴

  4. NO.4 中国知网免费入口学生登录(2019知网账号密码分享)

    2017年知网的收入高达9.7亿,毛利率高达61%,之前的毛利率最高可达到72%。知网查重是大学生毕业前的梦魇,不仅是担心过不了查重,还因为知网查重

  5. NO.5 英国女王衣橱有哪些“玄机” 王室造型师揭秘——

    参考新闻网11月1日报道 英媒称,从收集五光十色的雨伞到为女王试穿新鞋,女王陛下的助手兼王室首席造型师安杰拉凯利撰写的一本新书围绕治理女

  6. NO.6 “你忍着点,拨出来时会有点疼。”

    第1章 接受不了 “别,别在我爸面前做!不要!” 宋斯曼无数在顾少霆的身下承欢,卫生间,办公室,楼道间,野外,每次她都浪着声求顾少霆给她

  7. NO.7 2019法律热点案例分析(法律案例大全及分析)

    张扣扣报复杀人 因22年前目睹母亲被邻居王家人打死,2019年2月15日,陕西汉中35岁男子张扣扣将王家父子三人当众杀害。当日,被害人王校军、王正

  8. NO.8 沙龍娱乐在线开户

Copyright2018.七云自媒体资讯站,让大家及时掌握各行各业第一手资讯新闻!

网站地图 大赢家网上开户 大赢网址 金龙线上开户
太阳城导航 太阳城游戏官网 威尼斯人赌场登入 申博开户服务
亿万先生mr007娱乐登入 乐发彩票江西时时彩 shenbo138g.com 奔驰官网
沙龙线上娱乐 e乐博备用网址 金龍娱乐官网 e乐博线上开户
大赢家官网站 沙龍娱乐开户 e乐博诚信问题 沙龍娱乐在线娱乐
116DC.COM XSB385.COM 7777XSB.COM 897XTD.COM 383sunbet.com
698psb.com 88sbsun.com XSB5555.COM 67jbs.com 817psb.com
66sbsun.com 22sbsun.com pr138.com 383sunbet.com 66sbib.com
0888tyc.com 578XTD.COM 817psb.com DC957.COM 8AQS.COM